2009年比特币诞生,谜般的中本聪

发布时间:2020-09-27 17:30   浏览次数:次   作者:admin
1700年以前,欧洲人都觉得国家、土地、资产都是国王、贵族或教主的,自己生来就应该屈从他们;非洲、亚洲和美洲这些被殖民地的国家,觉得就该给宗主国上税和提供服务,殖民主国家都是上等人,就应该过上不劳而获的幸福生活:闭关锁国的中国老百姓则认为,天下万物,包括百姓的头颅皆应皇帝说了算,整个世界处在君主、贵族、教会和皇帝对普通老百姓的奴役和剥削中。
21世纪,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老百姓都觉得自己国家的货币就应该由本国政府发行,尽管滥发货币引起的通货膨胀无情地吞噬掉自己的货币资产,让所有炒币人都缺乏财富安全和幸福安宁,但这一切是天经地义的;只要出现国际贸易,各国就应该用国际货币一“公正”的美元进行结算,甚至为了保障本国汇率的稳定还必须囤积一定数量的美钞来维持贸易平衡,全世界人民处在被本国政府通胀和美元债务货币的剥削与掠夺中。
1780年后,美国13个殖民地组成联邦政府发起了抵抗宗主国英国的独立战争,法国爆发大革命,美国人和欧洲人率先从启蒙运动的发起人伏尔泰、孟德斯鸠那里受到思想启发,坚信“天赋人权,人生来平等,有追求自由、民主、幸福的权利”,并通过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起源》和《社会契约论》找到推翻旧世界的理论指导和思想体系。美国人用《独立宣言》,法国人用《人权宣言》为受压迫的平民描述了理想的未来社会,革命取得成功,美国独立、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200年后,全球所有国家在启蒙运动思想的推动下,均实现了民族独立。旧王朝、皇帝、奴隶主和贵族被赶下台,人类历史向人格平等与自由跨越了一大步。

2009年比特币诞生,谜般的中本聪为人们发起新世纪货币发行的启蒙运动,倡导天赋人权,公民与政府对物质社会与财富享有平等的权利,政府只能通过合理的税收和财政来保障国家管理和建设需要,不能把无节制地印发货币作为剥削和掠夺公民资产的工具;美国人更不能用不平等的1944年布雷顿森林条约强制的国际货币美元骗取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劳动成果,特别是1973年消除金本位后,美联储滥发债务货币美钞,用负债和长期逆差购买商品来维持美国的霸权和掠夺。货币发行应顺应网络时代扁平化、无国界、无集权的社会特征,完全去中心化、P2P,全球公平流通和交换,计算机区块链密码技术与网络分布式记录确保去中心化货币交易的信用。由此而诞生的数字货币比特币,以及为满足不同货币应用需求而诞生的一系列数字货币应运而生,人类进入到一个更为平等、公正的新世纪。
可惜的是,上面这段话只是炒币人理想化的愿望,在现实社会中,尽管比特币已经诞生了7年时间,但由于人们思想深处根深蒂固的对政府法定货币和美元的信任与依赖,对政权和国家机器的畏怯,还无法想象数字货币有这么大的震撼,对它的未来还充满疑惑。这才是比特币走到今天,难以在全世界范围内以更快的速度被各国政府和民间投资接纳并付诸实践的最大根源。
启蒙运动促发了美国的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推进了全世界民族国家的独立,消灭了殖民主义与全球霸权,对全世界民众而言,本以为从此获得了平等和自由,过上了更为幸福的生活。却不曾想,统治者或强权帝国再次将剥削与奴役以更为残酷而垄断的形式出现:如各国政府无节操地印发纸币,用通货膨胀不断地洗劫和无偿回收国民金融资产;美国通过国际货币美元殖民全世界,让全世界人民供养它的富裕;银行利用空头支票和重复贷款持续盘剥弱势平民群体。全球国家间的不平衡、每个国家内部政府与普通平民的不平等更为加剧。
原来法定货币和美元的剥削与掠夺,比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起,欧洲列强利用坚船利炮对东方殖民国的领土与赤裸裸的战争掠夺,更具残酷性和欺骗性:比旧封建君主与贵族对平民的剥削更垄断。明明美国侵略他国就是强盗,和平国家还得感谢它的国际宪兵;明明滥发法定货币是奴隶主在掠夺劳动成果所有权,老百姓还要感恩政府的强权与统治。
现行的法定货币制度和国际货币美元,已经成为当代人类最大不平等的起原,这与人类社会走向普世、幸福的终极目标完全背离。在人类面对法币陷入绝望之际,数字货币诞生了,这就绝不是一次简单的计算机技术或密码学层次的创新,这完全是一次最伟大的革命。
这场革命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复杂的革命,此前的所有革命都有鲜明的对抗性,都可以靠反抗或战争推翻旧体制来实现,敌人是谁,一目了然。但这场货币战争太隐秘,没有人格化的敌人,因为人们需要依赖政府治理国家、需要国际货币保证全球贸易。原来,我们的敌人就是纸币和现行法定货币体系,就是我们的思维惯性。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黑人,作为利润最高的活物商品奴隶被贩卖到美洲,他的后代因南北战争的革命胜利,奥巴马还做了美国的总统。在面对法定货币剥削和压迫的人们,为什么不能反抗?比特币第一次投机风潮冷静后,整个行业陷入步履蹒跚的阶段,其中一个最大因素,就是人们对法定货币体系的敬畏、迷信和依赖。
在人们意识深处,对政权和法定货币垄断的与生俱来的服从,让法定货币剥削和美元掠夺持续肆虐,只要对法定货币上帝般的信仰不倒,数字货币就只能是一场毫无结果的笑话。试想,有谁会对一个注定没有未来的事业奉献终身?所以说,当下数字货币发展的最大桎梏不是技术、代码及应用层面的研发拓展,而是关于生死存亡的“信念”。
如果你没有“人类社会发展趋势一定是走向不断平等、公正、和谐、幸福”的终极目标,或没有“数字货币必然摧毁法币垄断体系”的强烈信念,那你现在的参与只能算是一个投机过客,仅是赌博的境界。2015一2016年,我们呼唤“数字货币的启蒙运动”,让我们坚定地拥有对未来的信念吧。
有了对历史必然性的解读,才有了目标,才有了对胜利的期许,才会为了光明的未来不惜踏尽千难万险的勇气,才会有人积极地升级软件、完善钱包、研发应用、接受支付、积极推广、投机屯币、巨额风投豪赌、跨国汇兑摧毁美元。而你所持有的比特币、狗狗币才真的有了生命。
从本质上来说,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也是“互联网+货币”时代的召唤,在传统的农业、工业和电子革命时期,人类几乎一切重大活动都离不开政府和国家机器的“中心化”干预一中心化社会,但网络将人类带入了只有技术协议、没有中心、没有霸权的去中心化社会,数字货币就是为这个时代服务的,自然而然。
从今天起,就树立完整的货币体系启蒙运动理念:天赋人权,每个人在人格上都有追求平等、自由、幸福的权利;在劳动成果与个人资产上享有神圣不可侵犯、不被人为通货膨胀贬值、不受法定货币和美元剥削的权利,如此才符合人类更加公平、普世、幸福的终极愿景。我们已经在黑暗中看到曙光,数字货币投资者们,勇敢地前进吧!
以上内容由智币通自动炒币量化机器人软件提供!